首页 | it资讯 | 五金资讯 | 医疗资讯 | 明星资讯 | 新能源 | 音乐资讯 | 农业信息 | 养生资讯
国际 | 求职招聘 | 故事会 | 文化资讯 | 女性话题 | 灯饰资讯 | 家居生活 | 小说 | 心情说说
首页 > 音乐资讯>>侗族艺人殚精竭虑抢救民乐

侗族艺人殚精竭虑抢救民乐

来源:荣荣网
在龙城有这样一些人,他们在长达十几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里,高度专注于某一项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民间工艺,对其进行了传承和艰难的创新,使其拥有了更长久的生命力和更广阔的空间。当我们走近他们,打动我们的不仅是他们精湛的技艺和他们身上或精彩或平凡的故事,更重要的是,他们内心深处对于民族文化精神恒久的追求。 梁治荣展示他抢救开发的早已失传的角基琴 梁治荣,一位传统的侗乡人。与侗族乡亲一样,他自小便喜欢唱侗族大歌、奏侗族乐器;不同的是,他深为侗族民乐的式微忧心忡忡,在改良传统乐器、抢救开发失传乐器上殚精竭虑。梁治荣期望改良后的乐器更加适合表演需要,为现代人所接受;期望曾经失传的乐器重见天日,世代传承下去。因为在改良和抢救侗族民间乐器上取得的成就,梁治荣与广西其他23位民间艺人一起,被授予广西民间工艺大师称号。他说,这是一个新的开始,民乐的推广发展永无止境。 开发新乐器 自个取名字 走进梁治荣位于柳州市龙潭公园内的工作室,首先看到的是堆放在屋子里的各色民族乐器。这其中,有大家较为熟悉的芦笙、侗笛,更多的则叫不上名字。其中不少还是梁治荣自行设计开发,比如竹片琴、竹筒打击乐,连名称也是他自己取的。 室内墙上的显眼处,挂着一块牌匾,正是日前梁治荣从广西文联、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领导手中接过的“广西民间工艺大师”荣誉牌匾。“把它挂在墙上,一是说明我在侗族民乐方面的工作受到了大家的认可;其二是对自己的激励,改良、开发侗族民乐,让其为更多的人所接受、热爱。我将激励自己继续努力。”梁说。 侗族民乐具有数千年的传承历史,是我国最具代表性的民间艺术之一,而梁治荣自小便与民乐融为一体,从事表演30多年。近年来,更是在抢救开发失传乐器方面取得较大的成果,颇受业界好评。因此,广西民间工艺大师对梁治荣来说名副其实,也是对他的最好肯定。 屋里的每一种民间乐器,梁治荣都会忘情演奏一番 失传角基琴 重新“歌唱” 走上民乐之路,父亲对梁治荣的影响至关重要;而抢救开发失传的民间乐器,也与父亲当年的期待密不可分。 侗寨是歌乡,民乐氛围浓厚,梁治荣更是出身于民乐世家。他父亲是村里举办侗歌表演活动的重要组织者和参与者。每逢过年过节表演,父亲就是那个“芦笙头”,即吹芦笙起调的那个人。 在父亲的影响下,梁治荣7岁便开始学习吹芦笙、吹侗笛、弹侗族琵琶,还经常和伙伴们一起上台表演,自此与侗族民乐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小时候,梁治荣觉得侗族乐器种类繁多,要学的东西真不少,可父亲却告诉他,祖辈们曾经使用过的很多乐器都失传了,有些甚至失传数百年了。父亲还将自己听说的那些乐器的形状描述给他听,告诉他如果那些乐器还存在的话,侗歌的演奏将更加丰富多彩。 父亲的话梁治荣一直记在心上。几年前,国家号召抢救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,再次触动了梁治荣的心弦。他想,为什么不尝试抢救开发失传的侗族民间乐器呢?经过3年多的努力,目前他已抢救开发出失传200多年的角基琴、失传100多年的波喇等。开发失传的乐器没有模型可循。梁治荣只能凭借父亲等老艺人所口述的形状,加上自己对侗族民乐的理解,自行设计、制作。光是角基琴,梁治荣就设计制作了10多把模型,最终才让第一代角基琴“复活”。“之所以称为第一代,目前演奏出的音质、音色可以达到古时角基琴的效果,但这只是根据我对民乐的理解、吸取侗族表演的灵感制作的。抢救开发不可能一步完成,还需要不断地改进出第二代、第三代。”梁治荣说。 琵琶安“牛头” 特色更鲜明 在抢救开发失传乐器的同时,梁治荣也对现有侗族乐器进行改良,以更适应现代表演的需要。 改良的动力来自于市场,来自于观众。在一次表演之后,曾有观众上台跟梁治荣说,你们的乐器演奏起来音色很美妙,但音调低沉,整场的表演没有太多的变化,不够吸引人。这名观众的话对梁治荣有所启发,他也由此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侗族民间乐器的不足:音域不够宽,演奏起来音调难有变化,无法表现有较大变化的曲调,不适应现代表演及观赏的需要。改良首先从外形开始,给传统的牛腿琴增加“牛蹄”,为侗族琵琶安上“牛头”。“牛是侗族的标志之一,加上这些因素能够体现侗族的特色,让观演的人一下就能体验到民族特色文化。”在梁治荣看来,民乐一定要体现民族生活中最具特色的因素,这样才能吸引大家的兴趣。还有更重要的,就是改良乐器的音质效果。增加一个孔,增加一根弦,扩大一点喇叭,让乐器的音域更宽,这样演奏时变化更大,表演时现场的感受将更加美妙。看上去乐器的改良只是很小的工程,但就是这些细微的改动,却凝聚着梁治荣无数的心血。从选材到制作物料,再到打磨,都是他自己一手操作。“因为只有自己动手,才能赋予乐器自己的灵魂和思想”,他还自嘲说自己算得上是一个手巧的木匠。 一次次的尝试,一次次的努力,换来了侗族民乐的不断改良。如今,经梁治荣改良过的乐器,龙潭公司民族艺术团表演中每天都在使用;还曾漂洋过海到日本进行展出,让异国友人感受到了侗族的音乐风情。 梁治荣的年轻徒弟正在练习民间乐器 民乐要融入生活 才有生命力 让更多的人认识侗族民乐,让更多的人接受侗族民乐,这是梁治荣的愿景,也是他的动力。 在他看来,民乐是一个民族生活的艺术体现,是民族文明的标志,但是在现代流行文化的冲击下,很多民间艺术都濒临消亡。而为侗族民乐寻找出路,是目前保护侗族文明最紧迫的问题。 “适应现代人的需求是一回事,但最重要的是要在民乐中融入民族生活中最具特色的因素,观演者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生活,但却能一眼看懂,融入生活的艺术才有生命力”。梁治荣以自己曾获全国大奖的一幅农民画为例,那幅画表现的是侗族人打油茶的场景,荣获全国三等奖。“打油茶是富有侗族特色的生活场景,我把这个场景描绘出来。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经历,但一看到就能感受侗族人的生活”。而在侗族,富有民族特色的生活文化实在太多太多,梁治荣扳着手指一一道来:“饮食方面的打油茶,运动方面有抢花炮、斗牛,还有侗族建筑、对歌文化等等,必须在民乐中表现出这些因素,让人家在欣赏音乐的同时感受文化的魅力。我认为这样的民乐才会具有长久的生命力。”梁治荣说。 20多名弟子 潜心来学艺 虽经努力抢救,开发了几款曾失传百年的民间乐器,但梁治荣对侗族民乐的未来仍颇感担心。他说:“抢救开发总是无奈的,很多东西消失了就再也无法复原。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学习侗族民乐,把民间艺术传承下去。”在龙潭公园民族艺术团,梁治荣有20多名弟子。他们只要没有表演任务,就会到梁治荣的工作室来学习,因为“梁老师这里能学到很东西”。吴耀海就是梁治荣的一名徒弟,从师已经8年了。除了学会七八种侗族乐器的演奏,他现在还跟着梁学习工艺制作、乐器打磨。吴弟花,来自三江的侗族姑娘,自小就喜欢民间乐器,她表示要努力学好自己民族的音乐。她的话引来了师弟李世安的异议:“不管是不是侗族人,都应该学习一些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艺术。流行的只是一时,只有民族的才是永恒的。”
上一条:胆结石和肾结石吃什么药 下一条:田亮一家《幸福年》首发 传递新春祝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