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it资讯 | 五金资讯 | 医疗资讯 | 明星资讯 | 新能源 | 音乐资讯 | 农业信息 | 养生资讯
国际 | 求职招聘 | 故事会 | 文化资讯 | 女性话题 | 灯饰资讯 | 家居生活 | 小说 | 心情说说
首页 > 故事会>>都市怪谈之索命

都市怪谈之索命

来源:荣荣网

? 一? 当康逸琨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的切让他惊呆了。上班的时候,我接到了郑强的电话。? 他说,白洁死了,你要回来看看吗?? 白洁是我高中时候暗恋的女孩,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她那双迷人的眼。那时候,我们三个人经常在一起,高考后,我考到了南城,而白洁和郑强则留在了林城。大学毕业后,我留在了南城工作,很少回家,大家的关系也就几乎断了。? 思索片刻,我走进了老板的办公室。? 半个小时后,我坐到了开往林城的火车。火车上人很多,我坐在靠窗户的外置,望着窗外徐徐后退的风景,我又想起了白洁。? 高考前的那个晚上,我约白洁到学校的后山,我想告诉她我喜欢她,等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,我就要正式追求她。但是白洁却和郑强一起来了,他们手拉着手,笑容甜蜜的告诉我,他们相爱了。那一刻,山上的风很大,我很想把他们推下去。? 很多个日子,我总能想起那一刻,身上便感觉阵阵冰冷。大二那年,我接到过白洁的电话,她说要来南城玩,希望能见见我,但是却被我拒绝了。不是因为不想,而是我担心我再次见到他们,我会不会真的杀了他们。? 火车停了下来,有人上车,有人下车。? 啪啦,有个东西落到了我面前,那是一个七寸相框,里面是一张黑白照片,照片上是一个男孩,样子有些熟悉。? 就在我准备仔细辨认的时候,一双白皙的手拿起了那个相框,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窜进我的耳朵里,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? 抬头,我看到了白洁的脸。? “陈哲?”白洁也愣住了,然后坐到了我的对面。?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个照片上的人我已经知道是谁,他是郑强。? “三天前,郑强下班回家,结果被车撞死了。”白洁哭了起来,梨花带雨般凄凉。? “你怎么在火车上?”我满腹疑问。? “我们一年前来到永城工作,现在我带他回家。”白洁说。? 火车启动了,广播里传出冰冷的机器声,“各位乘客大家好,永城站到了,请需要下车的乘客抓紧时间下车。”? “广播报错了。”有乘客抱怨。? 还有什么错了呢?? 二? 郑强说白洁是吊死的。? 半年前,郑强和白洁结婚了,他们像其他新人一样进行了一次浪漫的蜜月之旅。也许是因为新婚太过兴奋,郑强开车速度太快,撞到了一个面包车。? 那次的事故让他们的生活陷入了巨大的困境。除了身心上的伤害,更是让他们欠了一屁股债。为了还清债务,郑强和白洁每天起早贪黑,生活一片阴暗。就在三天前,郑强拿着自己的积蓄去银行的时候被人骗了。? 这个消息让好不容易燃起生活希望的白洁顿时陷入了绝境,于是一气之下,她便上吊自杀了。? 电话里的声音的确是郑强的,我还问了一些关于我们之前的事,他都一一作答,并不像是别人冒充的。? 如果郑强没有死,那么眼前的白洁又是怎么回事呢?? “陈哲,还记得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吗?”白洁说话了。? “记得,当然记得,呵呵。”我抬"你的时间很多,我愿意拿些东西来与你交换!"起了头,我迅速起身,来到奶奶房间,大声喊道:"奶奶,奶奶"目光落到了白洁的脖子上,她戴着一个白色的纱巾,纱巾里面隐约有一条红色的印记。? “其实那时候我知道你和郑强都喜欢我,人生有时候很多选择都是无可奈何的。”白洁说着伸手整了整脖子前面的纱布。? “郑强真的死了吗?”我沉默了几秒,问出了心里的疑问。? 白洁看着我,刚准备说话,火车叫了起来,然后进入了隧道里面。眼前一片黑暗,恍惚中,我好想看见白洁的嘴角露出一丝鬼魅的笑容。? 三分钟后,火车走出了隧道,眼前的白洁已经不见了。? 我站了起来,四处张望着,眼前密密麻麻全部是人,根本没有白洁的影子。? 我感觉后背一片冰凉,无数小虫沿着脊梁爬上来,钻进身体里面,把恐惧散播到全身各个角落。? 滴滴滴,这个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一条彩信,发信人是郑强。? 我愣了几秒,打开了信息,上面是一张照片,白洁躺在棺材里,闭着眼睛,她的脖子上有一道殷红的印子。? 信息的下面写着一句话,白洁要入棺了,我给你拍了一张她最后的照片。? 三电灯灭了,周陷入片黑暗,鼻子闻到的是浓浓的尘土味,砖木墙瓦坍塌的声音不绝于耳。? 半年前,我偷拍过白洁一张照片。那张照片和此刻彩信上的照片很像,白洁安静的躺在床上,如同一个孩子。? 那张照片被我洗了无数次,PS成各种各样的我也不知坐了多久,只听见外面的雨会儿哗哗下得很大,会儿又变得淅淅沥沥。造型,放在我的床头,贴在我的身上,后来我还给郑强寄了一张,上面的白洁脖子下面被我PS了几个吻痕,信件发出去的那一刻我便后悔了。有人说过,喜欢一个人便是让她幸福,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也许我是真的恨郑强。? 火车轰隆隆向前走,穿过一站又一站,到林城站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半。? 我随着人群下了车,穿过地下走道,走出了车站。? 夜幕下的林城一片深沉,没有其他城市的繁华,火车站门口只有几辆等待客人的出租车,车灯发着死人般的微光。? 我在犹豫着是先回家,还是等到天亮去郑强的家里。? 嘿,忽然一个人从背后拍了我一下。? “让我好等啊!”身后的人是郑强,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整个人包裹得跟粽子一样。? “你一直在等我啊!”我看着眼前的郑强,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。? “是啊,明天白洁就要出殡了,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一定会到的。走吧。”郑强不听到这句话,范国强毫不犹豫的狂点头。由分说,拉着我向前走去。? 夜风微凉,我和郑强都没有说话,穿过几条街道,郑强在一个巷子口停了下来,黑漆漆的巷子里,如同一个恶魔的血盆大口。? “白洁死的真冤,唉,都怨我。”郑强叹了口气。? “节哀。”"咕咚咚"又是阵气泡钻出了水面,紧接着,张惨白的死人脸从水里冒了出来。这张脸在水里泡了很久,些腐烂不堪的皮肉,正从脸上脱落下来在浑浑噩噩中,紫苏送走了剩下的个女伴,她没有把玩偶送给她们,而是拿了其他的纪念品。她已经开始觉得这套玩偶有问题了,她不敢再把这套玩偶送给别人。她只有把玩偶用盒子小心翼翼地装好,放在了玻璃柜的最上面,不让任何人动它。在她的精心保护下,这套玩偶安全地没有丝毫破损地放了年,而在这年里,她和她的个朋友几乎没有再联系,但是据她所知,她和她的朋友们在这年里,几乎连次小病都没犯过。,在水面上浮着。会儿工夫,具尸体就完全露出了水面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确切的说,现在我满腹疑惑,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诉他我在火车上遇见白洁的事。? “半年车主大为恼怒:"你这是私自乱收费!"前我收到一封匿名信,里面有张照片。”郑强又说话了。? 我的心揪紧了。? “上面白洁在睡觉,脖子上全部是吻痕,那时候我怀疑白洁外面有人。”郑强说。? “不会吧,白洁不是那样的人。”? “是啊,如果说她真的有人,那个人一定是你。”郑强突然停了下来,目光幽幽地看着我。? 我屏住了呼吸,整个世界一片死寂。? “哈哈,开玩笑,我们到了。”郑强突然轻笑了一下,伸手推开了前面一个门。? 四? 门开了,里面亮着灯。? 一个猩红的棺材停放在院子中间,旁边撒满了纸钱,棺材的旁边点了两个白蜡烛,中间放着一个相框,上面是郑强的遗照。? “郑强。”我回身喊了一句,身后黑漆漆的,空无一人。? 啪,没有溶读懂这些纸上的文字,那是种奇怪的语言。院子里的灯突然闪了一下,灭了。? 我一下站直了身体,慌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借着手机的光亮,我打量着眼前的情景,阴森的小院,猩红的棺材,黑白遗照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? 吱啦,吱啦,棺材忽然发出了一个轻微的响声,像是有人拿着指甲刮着边缘一样,我吸了口气,慢慢向那个棺材走了过去。? 声音越来越响,似乎里面的人正在用力刮着棺边,急不可待的想要冲出来。? “谁?”我颤抖着问了一句。? 声音戛然而止。? “谁在里面?”我又问了一句。? 棺材忽然响了起来,慢慢的挪开了一条缝。随着棺材的挪开,我的目光渐渐移了过去,里面躺着一个人。? 他是郑强。? 灯,瞬间亮了起来。? 郑强闭着眼睛,脸上虽然很干净,但是整个头却是被石膏板支着,他的嘴唇微微半开,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,一只眼睛因为没有修复好的缘故,看似半睁着,直直的盯着我。? 啊,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? 这个时候,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,狞笑着看着我。? “你不是郑强。”忽然,我明白了过来。? 那个人愣住了。? “白洁在哪里?”我盯着他问。? “你真是聪明啊!”一个声音从屋子里面传出来,她正是白洁。? “我一直纳闷为什么会先接到郑强的电话告诉我你死了,然后又在火车上遇到你,想来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的骗局。”我冷笑一声,揭开了他们的画皮,“我和郑强好多年没见了,所以在火车上你拿着一张黑白照片与我相见,其实那并不是郑强的照片,而是他的照片,为的就是让我相信他是郑强,然后带我来这里。”? “不错,他的确不是郑强,他是郑强的弟弟,如果不是你,郑强也不会死。”白洁看了我一眼,悲声说道。? 五? 半年前那封匿名信郑强并没有收到,而是被他弟弟郑彪收到了。看到照片上的内容,郑彪没有告诉任何人,他把照片撕碎,埋在了家里墙角下。正是这一个愚蠢的举动,让后来郑强挖墙角的时候无意中翻到了照片,重新拼好照片后的郑强彻底心凉了,他不知道白洁什么时候背叛了他,承受着巨大伤痛的郑强开始酗酒,夜夜买醉,直到三天前,他在回来的路上被车撞死。? 郑强死"就当是陪我去,好不好?"茉莉蹭到我床上来。后,白洁和郑彪非常伤心,他们认为所有的罪过都是那张照片引起的,于是他们追查照片来源,最后锁定照片是我寄发的。? “现在我要替我哥哥报仇。”郑彪说着眼里露出了凶光。? “恐怕你们不是为了给郑强报仇吧,确切的说是为了杀我灭口,害怕警察找到那张照片的底片吧。”我看着白洁说道。? “你说什么?”白洁愣住了。? “三年前,我见过郑强一面,那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弟弟患病去世了,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吧。那封匿名信的确是我寄的,照片虽然是我PS的,但是事实未必是虚构的吧?我想是不是你和他背叛了郑强,所以郑强才会酗酒,或者说被你们害死了。”? “你胡说八道,是你害死了他,如果不是你发的照片,我们根本不会被发现内。我要说的那件事,发生在个暑假里,那时,学校里除了进出医院的病人和医生,已经没了学生的踪影,显得空荡荡的。。你去死吧。”旁边的郑彪冲了过来按住了我,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匕首,用力插进了我的心口……? “你疯了?怎么这样杀了他?”白洁叫了起来。? “反正都要杀了他,管他……”郑彪的话没说完,噎住了。? 白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慢慢转过了头……? 六? 高考前的那个晚上,郑强和白洁拉着手找到我。? 我们三个永远蹲椅子?这是什么,陈良以为张右拿自己开心,便生气地推了他把:"什么玩意儿,我找你帮忙,你倒好,拿我开心啊!"在一起。郑强说。? 那时候,我的心里恨他,恨不得把他推下山。可是,后来的无数个夜里,我想起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子,我知道宽容是让彼此幸福的唯一出路。我一直对自己说,只要他们幸福,我也会幸福。? 我做不到宽容,所以我匿名发给郑强照片;在他们结婚的时候,我选择扔掉邀请函,在他们来找我的时候,我选择避而不见。? 但是,现在我学会了宽容。听到白洁死了的消息时,我恍恍惚惚跟老板请假,恍恍惚惚离开公司,然后迎面撞上了一辆飞驰过来的小轿车。? 现在,我们三个人又可以在一起了。? 我拉着白洁,回头看了一下躺在棺材里的郑强,微笑着走了过去……

上一条:买浴室防滑垫找广海大专业防滑浴室垫 下一条:黄晓明、王菲、范玮琪 有一种甜蜜叫做“幸福肥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