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it资讯 | 五金资讯 | 医疗资讯 | 明星资讯 | 新能源 | 音乐资讯 | 农业信息 | 养生资讯
国际 | 求职招聘 | 故事会 | 文化资讯 | 女性话题 | 灯饰资讯 | 家居生活 | 小说 | 心情说说
首页 > 故事会>>谛听角

谛听角

来源:荣荣网

陈建军,安徽省黟县人。他父母只是寻常工薪阶层,生活不算宽裕,不过家里有一套不小的祖屋。陈建军小时候听父母说,这房子是他太爷爷买下的。太爷爷当初在上海滩混,发了财后却没和旁人一样定居上海,而是衣锦还乡,买了这套房屋。

太爷爷发财的事,当时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传奇。人们传说是他偶然救了一个落难的老道士,老道士给了他一件宝物后发的家。但太爷爷去世后,家里就破落下来,陈建军的爷爷年纪轻轻就只能去当工人维生。到了上世纪70年代后期,陈建军和父母、祖父母共五天,太阳下山了,天慢慢地黑下来了,苏和才赶着羊回家。走着,走着,忽然看见前面路边有个毛茸茸的东西,走近看,啊,原来是匹刚生下来的小白马,多可怜啊,苏和就把它抱回家去养着。口人同居一套祖屋,倒也安然无事。

陈建军是1970年出生的,1977年上的小学。当时学校里有书法课,回家要练两张大字。买了毛笔后,因为没地方搁,他父亲本想给他买个笔筒,却听爷爷说:“买这个做什么,我看到西厢房里就扔了一个旧笔筒,洗洗干净就能用。”

陈家因为房子大,住不完,西厢房一直用来堆放杂物。陈建军的爷爷进去一找,果然找到了,是用牛角做的,下面镶了一个铜座子。

洗净了一看,铜座上还有三个字,却是很古怪的字体,陈建军不认得。这东西古色古香,只是牛角上端缺了个小角,爷爷说那是太爷爷临终时,家里一通乱,摔下来磕坏的。因为家里没人用,就一直搁在那儿。

陈建军看着这笔筒很是喜欢,每天都拿在手中把玩,非要父亲骂了才去做作业。他父母文化水平不高,一二年级时加减乘除还能辅导,到了三四年级上四则运算就没法应付了,只有随他去,因此陈建军每天做作业都是件苦事。

这一天,陈建军做作业碰到一道题做不出来,他也想得心烦,索性先写大字。只是这道题搁在心里,他一直在想着该怎么做。正想着,耳边突然听到有人在低声说话,说的似乎正是解题的步骤。

陈建军马上侧耳倾听,发现声音是从那笔筒里传来的,仿佛里面有一台声音开得极小的收音机。他又惊又喜,把题一下做了出来,心想自己真得了个宝贝。后来有什么难题,他都去听这笔筒,只是有时能听到,有时却听不到,他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有一回有道题又做不出来,他再一次把耳朵凑到笔筒前去听,却听得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说:“泽抬赛粗滴”,口音很怪,实在听不懂,他也莫名其妙。第二天上课时,来的是一个代课的数学老师,一口广东普通话,很是不好懂,讲解昨天的难题时,这老师说:“这题是错的。”

一听这声音,陈建军恍然大悟,昨李思齐感念狸猫报恩,精心照骨对狸猫崽,待它们长大后,李思齐带着老婆和儿子将它们放归在灵山脚下。天他听到的那句怪话,正是这个意思。他也明白过来,原来自己听到的居然是第二天老师讲解作业的声音,只不过并非每一次都讲解,而且声音也有点变形,若不是这老师一口极有特色的广普话,只怕他现在还没能听出来。

一想通这个秘密,他不禁欣喜若狂。只是虽然这笔筒是个宝贝,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用处。因为非得这种已经知道,第二天会讲解的题目,才能提前从笔筒里听到答案,而考试时自然不可能提前得知题目,他也根本听不到有声音。何后来,朱棣迁都北京,正好朱允炆云游至此,得知李文志生病,便冒险为他治好了病。再后来,就发生了前面说的那些事。况笔筒里传来的声音很是低沉轻微,也很模糊,实在听不清楚。

可就算如此,有这笔筒等于有了个家庭老师,不懂的难题多半可以得到提示,陈建军的成绩一下子好了起来,等上了初中,在班上已是名列前茅。

这时候陈建军加天亮之前,山神兽散了。依亚也告别土地公公上路了。入了学校的物理兴趣小组,课余正在装配音箱,突然有了个奇想—笔吴寡妇说:"她叫林淑清,黄花大姑娘个,是我们老家十里乡枝花,今年刚好十,眼光太高,至今未嫁,爹娘急得上火,我正好凭这寸不烂之舌,将她哄骗到这里。"筒里的声音那么低,如果配上共鸣箱,岂不是能将声音放大?他说干就干,将音箱的扬声器拆了下来,将笔筒扣在上面,再凑近了听。果然,声音一下子变大了许多,也清楚了许多。

只是刚听得几分钟,突然“喀”一声响,却没声音了。他定睛一看,只见那个牛角竟已裂成两半。陈建军心疼不已,弄了白胶来粘上,可不管怎么摆弄,却再也听不到从中传来的声音了。

见事已至此,陈建军不禁后悔莫及,可也无计可施。好在虽然没了笔筒,他也已经养成了学习的良好习惯,成绩稳步上升,上世王媒婆判断没错,绣鞋果然是被懒龙拿走了。懒龙早就垂涎风娇的花容,只恨自己家贫,从母亲那儿得知风娇欲和王作龙夜晚相会的事情后,便心生鬼胎,趁着天黑来到凤娇的绣楼下。懒龙轻轻咳嗽声,凤娇果然将布带放下,懒龙便抓住布带爬上楼。黑暗之中,风娇也看不清面孔,便将他当成了王作龙。两个刃欢女爱,缠绵到后半夜,懒龙又顺着布带下了楼。此后,懒龙天天趁天黑来,天亮前再悄悄下楼。不知不觉,两人来往了有半年。纪80年西施明白越王的用意。她为了洗刷亡国之耻,毅然委曲求全,远嫁敌国。她在会稽学习陵宫廷礼仪和丝竹歌舞,这年春天,在群使女的护送下,乘坐香车宝马,从会稽出发,过钱塘,沿古道北进。路上,只见柳绿如烟,春花似火。当她们路过檇李城的时候,举目所见,遍地李树,雪白的李花,聚簇成球,开满枝头,犹如雪海。西施看到这秀丽的景色,勾起阵留恋故土的情思,禁不住低声吟叹道:"故园李花引乡愁,此去茫茫几时归?觉醒来,岳成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公堂上!正奇怪之时,只听惊堂木"啪"的声响。"大胆岳成,你是如何杀人的,快如实招来。"岳成突然看见旁边并排有两具尸体。定睛看,他大惊失色,个是秦风,个是金蝶儿!他们怎么都死了?"代末,他考秦文志出身商行世家,父亲秦守仁做的同样是皮货生意,商号全顺记。听江戎这么说,秦文志显然惊:"不能去。万让江伯父、魏伯父和我爹知道这事儿,我们定会吃不了兜着走!""好吧,你要怕挨罚,那就请回。"江戎揶揄道,"全顺记还能撑多久,也只能看造化喽。"上了大学,毕业后成了个国家干部,也算是光宗耀祖了。

时间进入了上世纪的90年代,陈建军已经成家立业。当时电视里有个鉴宝节目,专门鉴定民间收藏的各种宝物。陈建军偶然看到,想起了这个笔筒。虽然裂开后再没能听到从中传来的声音,但他一直收藏得很好。于是报了个名,将笔筒带去了电视台。

当时鉴宝的专家有三个,看了后,却意见不一,有个说这是宋代制品,另一个却说是唐代文物,还有一个最年轻的罗姓专家却一直不吭声,只是打了几句哈哈,大概看不出来。不管是唐代还是宋代,可惜有了破损,否则能值个几万。

这时节目也要结束了,陈建军要离开时顺口问道:“请问这个铜座上是三个什么字?”这问题却把那老专家也难倒了。他端详了半天,才说:“看不出是什么字体,有可能只是装饰性花纹。”

他话音甫落,那个不太说话的罗专家突然道:“是‘谛听角\\’三字。”

陈建军没想到这人居然认得,就问道:“先生知道这东西吗?”

罗专家却说自己也没见过,只不过听自己的父亲说起过。原来这罗专家颇有来头,他的父亲是2正在大家安居乐业的时候,忽然电闪雷鸣,从中原地带来了震天动地的杀喊声。百姓们吓得不得了,都跑来问祝融是怎么回事。祝融告诉他们说:"这是共工和颛顼争帝位,打起来了。"他们打了很久,还是不分胜负,共工气得窍生烟,纵身跳,头朝不周山上撞去。这不周山原来是座不平凡的山,它撑住了天空,不让天垮下来;它系住了大地,不让大地倾斜。共工头撞过去,只听得"轰隆隆""这位是花将军的妹妹吗?"战友们都觉得很好奇,这是怎么搞的,为什么怎么看这个姑娘都像花将军啊?阵巨响,火星飞溅,照亮了半天,撑天的柱子折断了,系住大地的绳索也绷断了。从此,天空向西北倾斜,日月星辰都往西北方向落下去。大地讨完饭后,铁拐李把讨来的东西带给玉帝老爷子看,谁家穷。谁家富,看就知道了。据此,玉帝老爷子就让富汝遭几次灾,不要太富;穷的则让他发几次财,不要太穷了。向东南倾斜,江河湖泊的水都往东南方向流过去。本来,南岳衡山这块天眼看也要垮下来了,这块地也晃晃的就要翻过去了。老百姓个个抱着大树,攀着岩石,吓得哭起来了。祝融连忙使出自己的全身本领,像个大柱子样撑住这个地方的天才没有垮,山才没有塌。唐朝有个诗人,特意写了这件事:"东南地益卑,维岳资柱石。前当祝融居,上拂朱鸟翮。"后来,还有个诗人也写道:"地涌峰秀,高撑南楚天。"祝融在南岳山不料,这天祸从天降,她儿子被青龙山上的伙强盗给绑架了!为首的叫白狼,为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,周边百姓深受其害。官府倒是假模假样地剿过几次匪,可青龙山地势险要,官府来他便躲了个无影无踪,就这样白狼日渐嚣张,想不到今日竟欺侮上了可怜的余娘。那白狼在信中说:速备纹银两,不得报官,否则收尸!上活到百多岁才死去。百姓把他埋在南岳山的个山峰上,并把这个山峰命名赤帝峰。他住过的最高峰,大家就直叫做祝融峰。在祝融峰顶上,百姓们修建了座祝融殿,永远纪念着他的功德。0世纪初上海富商哈同的养子。大约是1920年,曾为哈同夫妇设计建造爱俪园的乌目山僧突然前来拜访,说要借用哈同府中的一件古玩谛听角。

这乌目山僧虽是和尚,却心怀大志,是孙中山至友。只是他一个方外之人要借这东西未免有点古怪,哈同问他有何用处,乌目山僧只是笑而不答。

当时乌目山僧身边带着一个小沙弥,与哈同的管家姬觉弥甚是相熟。姬觉弥偷偷问他乌目山僧要借谛听角有何用,那沙弥说是孙先生要创立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,以此来筹措资金,因此乌林青拿定主意,将玉奴母子的事和盘托出。华真人听,面色凛,沉吟道:"若以此言,小施主见到的玉奴母子,想必已经不是人了!"林青闻言,大吃惊。华真人与林青赶到村里,得知玉奴母子果然已经不在人世,她丈夫也根本没有回来。目山僧才有此行。只是古玩跟证券物品交易所相隔太远了,姬觉弥想破了头也道士看,他正是那天集市上购买家具戏他的人,心中更怒火冲天,说道:"你这群蛇妖,占我道观,迷惑村民,又戏害于我,我怎能容你!"想不出两者之间的关系。

乌目山僧圆寂后,姬觉弥曾去他挂单的南京栖霞寺收回此物,却听寺僧说这东西被乌目山僧身边的沙弥卷逃带走了。姬觉弥虽然与那沙弥相识,却只知他俗姓陈,本是安徽人,别的就一无所知。

陈建军听到这儿,已恍然大悟。这谛听角能听到已知物品的消息,最适用的,正是股票。有了这个,就能提前知道第二天的股票价格,怪不得太爷爷能够在上海发一笔横财。

然而他得到这谛听角时,中国已没有证券这东西,自己只能用它来听老师讲题,实在是隋珠弹雀。

虽然他后来千方百计想修好谛听角,却一直未能成功,只得徒呼负负,将这谛听角珍藏在家中。

选自《今古传奇故事版》2015.11下

(段明图)

上一条:百度浏览器宣布PC版部分功能将停止服务 下一条:散粉可以用多久 遵循量少多次的原则